聯系人:楊經理
電 話:027-83398449
傳 真:027-83398449 021-51069291
手 機:18807167683
郵 箱:slyjmjs@163.com
Q  Q:2083397238
網 址:whsly.cn
地 址:武漢市東西湖區銀柏路51號新光工業園5幢

石油世界不能沒有歐佩克
 1971年,美國決定美元與黃金脫鉤使美元貶值;2014年,歐佩克不減產政策直接造成了石油貶值……,歐佩克是否還能擔任世界石油秩序的監督者和管理者?
    40多年前,石油輸出國組織(歐佩克)從跨國石油公司手中接管了石油定價權。2014年11月,在石油供應大于需求的情況下,歐佩克卻做出不減產決定,被認為是在逃避油價的調節責任。
    自1960年成立以來,歐佩克就一直頗受爭議,一些人認為其存在阻礙了油價的正常波動,而另一些人則認為其是油價的穩定因素。但沒有歐佩克的世界將是什么樣子呢?
歐佩克政策重塑世界石油秩序
    40多年前,歐佩克接管了石油定價權。2014年11月27日,在石油供應大于需求,價格下滑的情況下,歐佩克緊隨沙特采取了石油不減產的政策。沙特石油部長隨后表示,即使油價降到20美元/桶,沙特都不會減產,因為石油減產并不符合歐佩克整體利益。為了降低全球油價,就讓沙特等高效率、低成本的產油國減少產量,而讓低效率生產國保持生產,這是一個“荒謬的邏輯”。如果減產使油價上升,那么俄羅斯、巴西和美國就將會爭奪沙特的石油市場。
    市場份額的紛爭結束了歐佩克近半個世紀的石油市場價格主導者角色,開始讓市場自由主導國際油價或確定油價波動的范圍。這將使高成本的石油生產被迫停止,從而達到石油的供需平衡。沒有人能知道這個價格將發展到何等水平。殼牌創始人馬庫斯·塞繆爾20世紀早期就曾表示,石油的價格應由市場決定。沙特阿美石油首席執行官哈立德·法力赫也認為,沒有人可以“決定”價格。
    簡而言之,歐佩克已經否定了人們對該組織將試圖捍衛石油基礎價格的設想。但正是在這一設想前提下,數萬億美元一直被投入石油生產。
沙特操縱石油貶值
    歷史具有相似性。美國前總統尼克松1971年決定美元與黃金脫鉤,使美元貶值,改變了二戰后的貨幣體系。同樣,沙特的石油產量不減產政策支撐了油價下跌趨勢,造成了石油的貶值?,F在的沙特就像1971年的美國,想要在變化的全球環境下確保其石油出口的競爭力。
    實際上,歐佩克失責石油價格導向已有15年了。受主要來自新興國家的能源需求大幅增加的沖擊,歐佩克在本世紀初就已耗盡了富余石油產能。油價飆升,使資金投向之前在經濟、技術和政治性均具有挑戰的深海、頁巖、致密油地層及伊拉克的新石油領域。
    同時,高油價也促進了石油新技術的發展,北美致密油生產新技術就最引人矚目。據統計,2008年以來,在美國僅致密油產量就每年增加超過400萬桶,同時石油管道的建設也在加速。
    2014年由于全球石油供應充足,需求增長低于預期,供大于求時,壟斷全球石油市場數十年的以歐佩克為中心的秩序開始崩潰。沙特及其海灣盟國并沒有像過去那樣減產維持高油價,而是選擇了不支持油價上漲的政策。這是因為沙特擔心會永久失去石油市場份額和全球石油定價權。上世紀80年代沙特為維持油價而減產,1980年沙特的產量峰值約為1000萬桶/日,而在1986年卻降至230萬桶/日,沙特在產量和收益上都蒙受了損失。
歐佩克角色難復制
    由于布倫特油價大幅下跌,一些高成本項目的生產開始被取消或推遲,全球形成了一個以市場為中心的新石油秩序。長期低油價可能會造成石油企業合并、削減成本,以及停業和裁員。獲得投資將更加困難,具有挑戰性的油藏將失去投資。最終,不論是通過低價格刺激需求增長,還是因某個供應鏈中斷而減少供應,都會使石油供需接近平衡。
    但是至少暫時,歐佩克不會再次削減產量,從而支撐油價維持在某一水平內。歐佩克能否再次干預油價的不確定性,增加了石油市場參與者特別是投資者的風險。
    價格變動與業界反應之間的時差,也會對油價波動形成放大效應。由眾多機構提供的各方面信息轉瞬就能使油價變化,但石油供求方對油價的反應速度則要慢得多,這兩種情形間反應速度的差異可能會加劇石油市場的動蕩。
價格和成本的不確定性將使石油公司不斷調整經營策略。由于價格的波動及成本的變化,石油公司不得不重新進行規劃和投資,且保持必要的靈活性。這種情況將更大程度地支持保守政策,即石油公司更加傾向于從成本管理方面尋找突破口。如此一來,全球數百家有影響力的油企的投資計劃將共同影響油價的波動。這種模式頗具挑戰性。市場過去常常解析歐佩克和國家石油公司的政策和經營情況對油價的影響,現在則需要預測并統一眾多石油公司和投資公司的立場,特別是美國致密油生產情況,以做出影響油價的判斷。
復制歐佩克生產調節者的角色將會很困難。俄羅斯等其他主要石油生產國已不再重視歐佩克在低迷時期應該減少產量以平衡市場的建議,因而產量調節的職責自然就轉嫁給了美國。歐佩克的石油生產配額是可以由政府強制執行的,但美國沒有能力像歐佩克那樣通過設定成員國生產目標來調節石油產量。同時,美國的致密油投資項目籌備期較長,意味著美國改變石油產量的速度注定要比諸如沙特通過調整政策改變石油產量慢得多。
沙特影響力仍不減
    沙特阿美石油等國家石油公司有能力在幾周或幾月之內根據產量政策迅速調整石油產量。如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后、2002年冬季委內瑞拉罷工期間、2003年春美國入侵伊拉克期間,以及“阿拉伯之春”事件期間。在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后,沙特阿美石油均迅速減少石油產量。沙特愿意持有的剩余產能,使其具有快速調整產量、彌補供應中斷缺口的能力。
    歐佩克的石油產量仍占全球石油產量的1/3。其中沙特的產量占歐佩克的總產量近1/3,目前擁有剩余產能超過2500萬桶/日;而沙特和海灣盟友科威特、卡塔爾和阿聯酋的石油產量占歐佩克總產量一半以上。如果沒有這些核心國家的參與,歐佩克就是一個“空殼”,大多數其他歐佩克成員國沒能力也不愿減少產量。
    隨著伊美關系的緩和及隨之而來的制裁松綁,伊朗的產油潛力有可能得到釋放;利比亞的石油產量波動很大,委內瑞拉的產量因為經濟管理不善而下降,伊拉克則需要生產更多石油以彌補因戰爭和制裁而失去的產量。目前這4個國家的產量占歐佩克總量的約30%,均有增產潛力。特別是伊拉克拒絕限產,產量持續上升。其余4個歐佩克成員國阿爾及利亞、安哥拉、厄瓜多爾和尼日利亞的產量約占歐佩克產量的17%,自身也不愿大幅減產。
    簡而言之,歐佩克是一個分化的組織,不能也不愿意在此時通過減少產量支撐油價。但該組織也可能犯一個錯誤,就是以為100美元/桶的油價是一個可持續的石油價格。這個價格維持了相當一段時間,是因為生產者和消費者都接受,但這也導致了非歐佩克國家的石油產量大幅增長,特別是美國。歐佩克與包括美國在內的一些國家一樣,沒有預料到美國致密油產量的增速。雖然沙特與海灣盟友仍然被認為在石油市場有強大的影響,但這已與以前完全不一樣了,因為石油產量增加了,石油產量更分散了,所以石油市場供應更多元化。
 
中文无码在线观_亚洲中文无码永久免费_无码中文资源在线播放_国产学生无码中文视频一区